卫福部最新决议变更法定性别不需手术

跨性别与阴阳人族群有福了!卫福部今(9)天下午针对「性别变更登记」议题召开会议,经过3小时的讨论后,决议让性别变更与医疗脱钩,也就是有意变更法定性别者,从此不需要再作精神评估与摘除现有性器官的外科手术,至于其他配套措施,以及往后变更法订性别的流程到底要怎幺走,总统府人权谘询委员会将督促内政部户政司邀集专家学者、相关团体召开会议来决定并落实。

内政部2008年针对「户政机关受理性别变更登记」的认定要件,发函确立原则,表示欲更改法定性别的人,一定要拿到2位精神科医师的评估鉴定书,并摘除现有性器官;男变女就要动手术摘除阴茎和睪丸,女变男则必须动手术摘除乳房、子宫、卵巢。

但许多跨性别者与阴阳人等相关民间团体、倡议者,认为性别不该以传统性别认定(Sex)的方式来判断,而应该依据心理性别认定(Gender),更主张强制手术是一种迫使当事人丧失生育能力的酷刑,应该废除,由当事人自主认定为原则,而总统府人权谘询委员会也建议「放宽变性人性别判定」,不过,卫福部今年10月仍以「未取得社会共识,不宜贸然实施」为由回绝,今天则又邀集专家学者、精神科和妇科医师、相关民间团体召开会议,现场共20多人。

其中,亚东医院的精神科医师冯榕发言时,并未针对手术的部分讲述意见,但强调性别变更认定前的医疗精神诊断很重要,表示有不少人变更性别之后都会后悔,甚至更有适应不良而自杀的案例。

对此,北台TG姐妹联谊会召集人叶若瑛气愤地说,像林国华、蔡雅婷2位约莫都是在10年前自杀的跨性别者,适应不良并不是他们的问题,而是社会的问题,在现行精神评估和性别重置手术的双重规定下,加上本来就稀有的相关医疗资源日渐匮乏,许多跨性别者因为经济、身体等因素无法达到官方要求的标準,而无法取得心目中想要的法定性别,才导致在社会上生存不易。

叶若瑛强调,跨性别者要求的不是什幺特权,只是希望至少废除强制手术的规定;她也呼吁卫福部勿再推託,人权议题并不需要社会共识;台湾TG蝶园代表高旭宽也指出,跨性别者若有适应障碍,精神科医师应协助,而非阻挠他们更改法定性别。

由于这场会议的讨论不断离题,除了冯榕医师长篇大论性别变更规定的相关「历史」外,与会人士更一度聚焦在变性手术前置作业的细节,而非变性手术的必要性,绿党性别支党部代表王钟铭不只一次发言提醒,想把重点拉回来;施明德文化基金会董事陈嘉君也指出,她不希望再开这种虚耗、没有结论的会议,何况之所以会有这场会议,就是因为两公约人权谘询小组认为,内政部2008年的函令违宪,更违反1948年世界人权宣言第5条「任何人不得对他人施以酷刑」、马政府2009年签订的两公约公民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7条等,因此,要求内政部马上撤销这道函令,就是最简单的诉求。

会议进行到将近下午5点,在综合与会人士各方意见,尤其是高师大性别所所长蔡丽玲教授的建议下,卫福部终于更新了对性别变更认定的立场,由会议主席、卫福部心理及口腔健康司司长陈快乐作出决议,也就是「性别变更登记不需要医疗认定的要件」,无论是精神评估或外科变性手术,至于其他配套措施如年龄限制等,以及更改法定性别的流程,至于以后到底要怎幺进行,卫福部会请内政部户政司再邀请相关团体、专家共同讨论并落实结论。

陈快乐也补充表示,若有意更改法定性别的个案本身有精神疾病,还是要先经过医师诊治,并不是说任何人随意要更改都可以。

此外,虽然促成此结论的蔡丽玲教授,本身是总统府人权谘询委员会的委员,但今天她是以专家学者身分出席,意见并不代表总统府人权谘询委员会,因此,「性别变更与医疗脱钩」的决议算是卫福部的立场,而非卫福部和总统府人权谘询委员会的共识,但陈快乐指出,该决议将会呈给总统府人权谘询委员会,该委员会应会监督内政部后续召开会议的期程、效率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