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老师不是期待改变,而是等待改变结束,」新北市三峡区龙埔国小老师施信源在立委许毓仁主办的国会沙龙座谈,谈起教育创新遇到的挑战,说得语重心长。

立委许毓仁主办的国会沙龙座谈,邀请立委苏巧慧、立委柯志恩以及台大MOOC执行长叶丙成、龙埔国小翻转教室老师施信源、昶心实验教育执行长张淑玲一起对谈教育。

天下杂誌报导,国内推行至今3年的国教创新,在叶丙成、施信源眼中,遭遇的挑战不外繁琐的评鉴制度与家长不变的「成功」思维,这些都可能成为新政府推动教育政策的阻碍。

因为对「成功」定义的僵化,家长习惯以成绩衡量子女的表现,成为国教改革推动最大的瓶颈。叶丙成提到曾有老师分享,只要想做创新的教学方法,隔天立刻被投诉,还得向家长道歉。

在教育变革的年代,台湾家长却可能成为孩子发展的阻碍。叶丙成举例,很多家长认为当公务员最好,「如果用自己在20年前对世界的认识,去决定孩子20年后的人生,这很不公平,」他反问,如果你连现在有什幺最新的商业模式都不知道,凭什幺要孩子跟着你的认知走?

叶丙成教授会后进一步在脸书表示,请政府让老师回归正常的教学,政府别用一大堆的评鉴项目搞死老师。一大堆宣导跟教学无关的项目,让有心把学生教好的老师都把生命浪费在无谓的表格跟数字上。请让好老师真的可以全心的把时间花在把学生教好上。

他更希望立委能修改法规,让政府的主计、会计、审计能以信任代替怀疑、以鼓励创新取代防弊。现在「规定可以作才能作」的实际管理方式,根本扼杀了体制内创新的可能性,若要鼓励创新,应该要对老师多点信任,没有规定不能做的事情就不该禁止。这样体制内才有机会有更多人能创新。

他强调,创新就是做过去没有人做过的事情,没有人做过的事情根本不可能被正面表列在可以作的项目,这样怎幺可能创新?

而龙埔国小翻转教室老师施信源则指出,最担心的现场观察是「多数的老师是认真,但却也看到许多的老师们,是在等待改变结束,而不是跟着改变或期待更好。」他认为这是一个整体的氛围的问题,却严重地影响整个团体动力。

政策面来看,当长官的政策不断反覆变动,急忙地修补、拯救的忙碌,忽略本身的高度应该是专注于应有的长远国力培养规划。模糊化的方针与政策,对全国的家长与学生来说是看不到未来的,对全国的老师来说是消耗能量的。 行政作业来看,经费的运用不易、刻板的表列形式、计画执行考核的呆板流程,只能成功不许失败的执行思维,是很难克服教育现场多变的需求。 教学面来看,为了少数人的不信任所画出的框架,长官却不经意地限缩多数热血的老师,过多为了融入而融入议题,无法专注教学的评鉴耗损,教学辅导政策的仍受到人事成本考量而未受关注,面对个人化、差异化的需求不断上升,都持续耗损一个基层老师的能量。

施信源最后也呼吁,教育部的高度,应当明确的思考国力方向,规划整体的国力需求,清楚而简单的告诉民众与老师我们怎幺走。单纯的诉求、开放的态度,让细节给基层最大的空间去发辉,让教学回归教学专业的涵养,让中间幕僚不要有太多的遐想,也让基层老师更能专注掌握教学的核心、回归教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