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时报八日社论指出,说也奇怪,马政府简直像犯了什幺口舌之煞,祸从口出的事情接连不断。救经济拚政绩的正事都已经忙不过来了,还经常因为不当发言给自己招惹来额外的麻烦,而国安局长蔡朝明说SARS可能是中共的生化战剂,惹出来的更不是普通的麻烦。 

 蔡朝明六日在立法院答询时,谈到「把SARS列为生化战剂,而且有相当证据,并且请联合国的专家来查,发现大陆某些地方有问题。」这段发言立即在台湾颳起猛烈的政治风暴,蓝绿为此当然吵得不可开交。绿营指控中共利用生化武器对台湾进行恐怖攻击,蓝营则大骂蔡朝明讲错话,甚至有人要他下台。虽然之后国安局发出新闻稿,澄清蔡朝明当时的说法并非指SARS是中共的生化战剂,而是答询时间不够之下产生的口误;但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再多的新闻稿也收不回这段充满爆炸性的发言。 

 要知道,蔡朝明不是一般官员,他既是国安局长,统筹海内外重要情报,大家就相信他拥有特别的情资管道,因此国安局长讲的话绝不能等闲视之,当然国安局长本人更是必须慎重其事。 

 SARS病毒究竟是不是生化战剂,其实当时是有些传闻,但外界根本无法证实真伪,因为每个国家的生化武器研发都是高度机密,必定严密防堵刺探。虽然从常理来推断,在大陆及港澳台造成许多人死亡的SARS是生化战剂的机率并不高,但如果国安局得到了什幺情资,不论究竟正不正确,它都应该是属于极高等级的国家机密,只宜供元首及少数高层首长参酌,绝不可以对外界洩露,遑论公开在立法院答询时提及。我们对中共生化武器发展状况的了解,是国家机密,相关首长怎幺可以洩密? 

 蔡朝明事后一再强调那是口误,也很难让人谅解。因为此事非同小可,既直接涉及当时不幸罹难的许多生命,更牵动目前微妙的两岸关係,何况正是大陆海协会会长陈云林即将来台的节骨眼上。两岸和解是马政府的一大施政卖点,陈云林是否能如期顺利访台,变数仍多,民进党也已扬言发动游行抵制。既然如此敏感,蔡朝明在答询时,必须以更高视野考量到可能对两岸关係产生的影响,这是国安高层起码应具备的政治判断。 

 很明显的,光是一个大陆毒奶粉事件,台湾就对大陆印象大坏。官员处理乱成一团,更惹得民怨沸腾,还因此折损掉了一个口才不佳的卫生署长。如果又爆出SARS病毒是中共的生化战剂,那事情更是大条又大条了。在这幺敏感又重大的事件上都能讲出严重凸槌的话,其政治智慧与表达能力恐怕都有问题,而这却偏偏是出自理应审慎低调守口如瓶的国安局长,更是令人瞠目结舌无言以对。如今再怎幺否认,也会是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这个话题将继续留在台湾内部激荡翻腾,成为两岸关係发展中的一个新的变数。 

 马政府现在的问题已经够多了,却三不五时还给自己找麻烦;别的不行,这提油救火的能力还真令人叹为观止。光是看政府怎幺在自己製造出来的麻烦中磕头碰脑急得团团转,就已经很有娱乐效果了。不是政策反覆、进退失据到让民众完全丧失信心,就是发言不当愈描愈黑、愈讲愈惹民众生气。 

 更糟的是,这些不必要的争议,势必造成资源的浪费和对施政的干扰。除了会让原来的问题雪上加霜之外,政府也必须花费额外的精力时间来解释并收拾善后,而且往往效果有限,只是不断深化民众对政府无能的刻板印象。负面的刻板印象非常可怕,一旦形成,之后的一言一行很容易都被挑选来印证原来的形象,如水之就下,结果政府怎幺做怎幺错,陷在一个动辄得咎的不利框架里。 

 其实在此之前,国防部长陈肇敏已经因为在立法院说陈水扁的伤口不是在台南市金华街造成,而引发轩然大波,但马政府官员的口舌是非却好像一直停不住。其他类似的例子更是不胜枚举,如果一个政府长期下来,正面的得分少,负面的失分多,当然会耗损掉自己的政治评价。 

 如今施政千头万绪,外在环境的挑战极度严峻,政府需要努力的地方太多太多,实在不应该再无谓地自惹争议。蔡朝明的失言之后,希望马政府记取教训,不要再重複同样的错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