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时报27日社论--违宪滥权的党产会 该收手了 全文如下:

 行政院党产会以行政命令冻结国民党银行帐户,并令银行拒绝兑现国民党所持有本票,造成国民党金流断绝、党工薪水无着,国民党向行政法院提诉讼,要求停止执行。日前台北高等行政法院裁定本案停止执行,这是党产会处理国民党党产问题,第四度在司法程序中挫败。本案还可以抗告到最高行政法院,但台北高等行政法院这份裁定非常值得国人、特别是党产会的主事者仔细咀嚼,于夜深人静时深思「宪政主义」的深意。

 这是一份站在宪政高度写出来的裁定书,首段即引用《宪法》第80条法官须超出政党,独立审判的规定,强调审判独立是司法权的本质,本案是政党与国家机关间的重大争议,法院必须本于超然中立的地位,尽职实现公平正义。接下来意有所指道,任何公权力行使,都应遵守正当法律程序,体察法律规範目的,谨守法治原则,避免损及人民的权利。这段话明显指向党产会,暗指其未「遵守正当法律程序,体察法律规範目的,谨守法治原则」。

 裁定书又说,政党政治与《宪法》保障结社自由,在于对政党自主性与存续的保障,各政党享有不受国家操纵、支配的自主性,以确保社会领域不会国家化,甚至成为威权支配的工具。接着指出,政党存续运作须赖经费,如果攸关政党存续运作必需的经费支用,样样都要事前得到国家机关的许可始得为之,政党则已丧失自主性,受制于国家机关,名存实亡,侵害政党自主与存续性保障,严重危及维繫民主宪政的政党政治。

 高等行政法院在本案的裁判中,正确把握了宪法主义原则,展现行政法院的宪政高度,认为在诉讼终结前执行党产会的处分,将发生难以回复的损害,而且有急迫情事;在诉讼终结前暂不执行党产会的处分则于公益尚无重大影响。因此裁定停止执行。

 确实,党产会的冻结处分将造成国民党立即现金流量不足,无法支付所属员工的薪资及相关费用,以致必须大量裁减员工,还会受到政府劳工部门的处罚,形成政党的自主与存续遭受立即而难以回复的损害,这就符合了法定的权利保护要件。依《党产条例》的规定,即使政党的党产是不当取得的,如果是用于履行法定义务等涉及政党存续运作所必要的经费支用,政党毋须事前申请许可,应可自行支用,于事后造册报党产会备查即可,高等行政法院明确採取事后备查模式。

 依据高等行政法院见解,党产会要求国民党履行法定义务支付,必须事前经过许可同意始得动支,显已违法,将使得政党丧失自主性而受制于国家机关,损及政党结社自由与维繫民主宪政的政党政治。这是法院之所以裁定党产会败诉的主要道理所在。

 行政法院这件裁判不但具有宪法高度,而且言简意赅,入情入理。更到位一些说,行政法院对于党产会并未疾言厉色,法院若要斥责党产会,其实有很充分的理由。行政法院已三次裁定停止党产会的冻结处分,第一次裁定之后,党产会竟然依样画葫芦再为一个新的冻结处分,这与藐视法院有什幺两样?即使最高行政法院驳回抗告,第二次否定党产会的冻结处分,党产会还是一意孤行。现在法院裁定的道理如此直白,党产会还要继续抗告,负隅顽抗吗?那将只是知法玩法,法治的堕落罢了!

 其实,现在的执政者,包括党产会在内,总是打着转型正义的旗号,却不肯遵守法律程序正义,用不正义的方式追求的正义不是正义,其行为并不具有政治正当性。说的再透彻一些,转型正义主要是要让受到不法公权力伤害的弱势受害者能得到平反、平复与赔偿,而我们看到新政府上台后追求的转型正义,没有其他的努力,唯一的行动就是追杀已经在选举失败后两次和平交出政权的国民党,真正的受益者就算是国库,其实也是可以从国库签署支票簿的执政党,这是真的转型正义吗?还是政党挟怨寻仇呢?

 行政法院的裁判可谓火眼金睛,一语道破党产会的处分足以控制国民党,予取予求,危害它作为政党的自主性,甚至难以存续,形成政党政治中恶形恶状的国家权力滥用。所以公正司法的法院为了公平正义,必须加以遏止!党产会里的复仇者,仔细读读这份法院判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