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时报14日社论全文如下:

 三国时代,孔明六出祁山伐魏,最后虽壮志未酬,但他「汉贼不两立、王业不偏安」的一席话,留传千古。

 诸葛亮当时深知,三国之争,不是蜀亡魏,就是魏亡蜀,故其北伐之策虽在当时蜀国内有不小杂音,但仍勉力而行,因为他知道,偏安的结果就是国家的覆亡,历史也印证诸葛亮的看法。

 尔今台湾,我们不论就地理位置、国力与人口数来说,比起三国时的蜀国所面临者更是相对上小了许多;再加上,当时的蜀国有天险可守,蜀国的经济在当时农业为主的社会下,能自给自足,这些时空环境下的不同,亦可对比出现今台湾所面对的情形,实较三国时代下的蜀国不但差很大、复又险很多。

 若此,台湾的生存之道何在?诸葛亮的汉贼之说是政治上的观点与语言,若从经济的角度而言,诸葛先生的智慧与方略仍可适用,我们或可将其方略引伸成「王业不偏安,进取不迟疑」。

 而所谓王业不偏安的道理,就台湾目前与各国乃至中国大陆所签的各个自由贸易协定与服务业贸易协议,都是我们不偏安的最好实践与注解。若是我们偏安,不积极地与各国乃至中国大陆洽签各相关贸易协定,其结果将会落入偏安必不可得的险境中。

 在二○○○年之后,世界各国间不论是跨洲际的,或是区域内的自由贸易协定蜂涌而至,为此,常担心我们在经济上很可能被边缘化,这个担心是正确的,因为,我们并不是当年的蜀国能关起门来过日子,相反的,若是我们以鸵鸟心态关起门来不参与国际经贸整合时,必将快速的失去订单、失去国际市场,卒至民生凋敝,若此台湾将无安身立命之所。

 「不偏安、求进取」这样的策略说的容易,但做起来困难,因为,每个自贸协定我们都要捨一些,才能得一些,但这也是不偏安的重要之处与困难之处。试问,世界任何两两自贸协定间,有哪一方是只有得而没有失的,答案是没有。两方间一定是各有所失,也一定各有所得,这才是公平的贸易协定。

 否则若只有一方有得而没有任何失时,那肯定是强权下的不平等条约了。所以「失」一定是任何一个贸易协定下的必然,我们不必、也不能单点无限放大,而至全盘皆输。

 以这次服贸协议中常被提及可能受冲击的美容、美髮业而言,大陆该行业的业者将来会不会大举入境犹未可知,然事实是,现今不论是日本、韩国、香港、新加坡,或是美欧的业者早已可在台湾从事美容美髮业,台湾已是世界各国业者角逐的场所,若此,则大陆美容美髮业者真能在台湾打败上述各国业者及本国业者吗?开放大陆业者来台经营此一行业就会有很不得了的冲击了吗?答案应是清楚的。

 以上述的例子来说,它的冲击应不是很大的,但其他业者是否仍可能受到冲击,这个可能性仍不能被排除,故不论与大陆所签服贸协议或是与纽西兰、新加坡所签的自由贸易协定,就如同当年我们在进入WTO的贸易协定中承诺要开放市场般,我们须先有须捨、能捨的心理準备,当然,对于可能会受到真正冲击的业者,也要及早因应,并积极进行相关的贸易救济,给与辅助及协助也是可行,亦是各国常用的应对之策,我们台湾自WTO签订后,已有许多年的贸易救济上的施行经验,相信定能妥善处理的。

 于二○○二年初时,从台湾正式加入WTO,当时举国上下全力支持,足可说明,不偏安是台湾经济上生存的王道。事值今日,国际间WTO多边协定谈判受阻,台湾在加入TPP或RCEP复又一蹴不可及的情况下,上述各双边的贸易协定就是现阶段不偏安政策的重要试金石。

 且让我们以「王业不偏安、进取不迟疑」的态度,积极地面对国际间的各种挑战,因为,也正如当年经国先生所说的「退一步即无死所」般,开放与进取是台湾在经济上最重要的策略,捨此已无它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