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在今年「两会」开幕前发布〈中共中央关于加强共产党政治建设的意见〉,对党员提出多项要求,其中包括「不得搞任何形式的『低级红』、『高级黑』」。「低级红」与「高级黑」这类名词写入中共文件十分罕见,历史学者章立凡认为,「低级红」、「高级黑」的根源,是因为政府太专权,导致大家不能正常的说话,把「低级红」和「高级黑」写入中共文件,显示中共的自信愈来愈低。

新华社上月27日发表〈中共中央关于加强共产党政治建设的意见〉,当中提到「要以正确的认识、正确的行动坚决做到『两个维护』,坚决防止和纠正一切偏离『两个维护』的错误言行,不得搞任何形式的『低级红』、『高级黑』」。中共官方求是网一篇文章称,「两个维护」指的是「坚决维护习近平总书记党中央的核心、全党的核心地位,坚决维护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

《美国之音》报道,「低级红」及「高级黑」,既是网络热词、也是网络新词。北京联合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原院长韩强的定义是,「低级红」就是「把党的信念和政治主张简单化、庸俗化」。他认为,这其中有些行为是违反常理的,在不少情况下,暗含的也是一种「黑」。韩强认为,「高级黑」在语言上可能更讲究技巧,更华丽幽默,甚至有时披着学术的外衣,伪装性更强。「高级黑」还表现在极端化地解读党的理想信念、宗旨、方针政策等。

报道指,外界注意到上述文件1月31日成文,但在近一个月后,由新华社在2月27日发布,而在四天之后,中国的全国人大及政协「两会」就要召开。历史学者、独立时评人章立凡认为,文件此时发布,跟「两会」有关係。他对《美国之音》说:「一个是党建的这个文件,还有一个是关于重大事项请示报告,还有一个现象就是『两会』前政治局委员述职。去年的述职其实是在『两会』之后,也就是在修宪之后。我觉得可能主要是没有安全感。」

章立凡表示,从心态层面分析,就是习近平不信任身边的人。因为,不论是「低级红」还是「高级黑」,能对他产生影响的只能是体制内的人。章立凡3月1日社交媒体发文评论说,「低级红、高级黑的根源,是因为政府太专权,导致大家不能正常的说话,而把低级红、高级黑写入党的文件,显示党的自信愈来愈低」。

北京宪政学者陈永苗认为,中央文件关于不搞「低级红」及「高级黑」的提法,主要针对广大网民,特别年轻网民,「现在党的文件,可能更多的用意是针对网民。它现在的宣传工作的重点已经不再是以前的人群,而是转向了网民,特别是青年网民」。

中国搜狐网「中青评论」栏目3月4日刊发署名尤小波文章,题目是〈防止「低级红」,警惕「高级黑」〉。作者认为,「低级红」往往会发展到「高级黑」的阶段。他列举一个最典型的例子,2018年苏州太湖马拉松比赛场的「递国旗」事件。当时,中国选手何引丽在冲刺阶段,两次受到志愿者递国旗,结果以5秒之差失去冠军。事后有评论指出,别把破坏规则当爱国,也别把爱国当生意。这种在赛场上大搞爱国秀的做法,是典型的「低级红」和「高级黑」,更是对爱国主义的亵渎。

章立凡举例说,高层的一些指令,在基层执行的时候就走样,引起社会民众对高层的不满。比如,前年北京推行的驱逐「低端人口」,就製造了很多民愤,这种极端化的做法,就是典型的「低级红,高级黑」的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