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童将扶梯隔断当滑梯屁股被划出20厘米伤口

3月27日晚7时许,9岁男孩小瑜(化名)与爷爷前往长沙市东风路鸥波大厦儿童乐园,小瑜将自动扶梯之间的隔断当滑滑梯玩耍,不料快滑至底部时,屁股被没有拆除的玻璃基座划开20余厘米长、3厘米深的豁口。

事后,小瑜的家长找到物业公司,称物业公司对损坏的基座没有及时拆除,应承担一定的医药费。物业方则表示他们已尽到责任,对于小瑜受伤一事“管不了”。

28日下午4点左右,潇湘晨报记者来到事发地。在该栋大厦外二三楼间公共自动扶梯间的隔断处,残留有两处玻璃挡板基座,其中一块竖向的基座上仍能看到尖利的不规则有机玻璃片,上面还沾有斑斑血迹。

记者注意到,该透明自动扶梯由上下行两部电梯并列安装,扶手之间相距约30厘米宽的隔断为一截光滑的不锈钢盖板,除下方有一处有机玻璃挡板,整个扶梯间的隔断如同一处陡峭的滑滑梯。在扶梯上方平台,就是一个儿童乐园。

“血都是我儿子划伤后留下的。”小瑜妈妈张女士说,27日晚7点,小瑜的爷爷来长沙看孙子,晚饭后带着孩子来儿童乐园玩。由于扶梯已停运,调皮的小瑜就从两台扶梯之间的隔断滑了下去。随着孩子的一声惨叫,发现他的两层裤子被划开,屁股也被锋利的有机玻璃片切开。在医院检查后,发现小瑜的屁股被切开一道约20厘米长、3厘米深的豁口。

“缝了二十几针,差一点就伤到坐骨神经了。”张女士称,28日中午他们前往鸥波大厦物业公司反映情况,希望对方给予一定的医药费补偿,但物业公司置之不理并准备拆除基座。小瑜的奶奶说,看到孙子的血迹和切开的肉沫还沾在隔断上,她心里也仿佛在滴血,但物业公司负责人的态度更令她伤心。“就算不是我的孙子,如果别的孩子滑下来,也很危险。”小瑜奶奶称,虽然家长有监管不到位的责任,但物业方并没有采取必要的防护措施,也应该承担一定的医疗费用。

物业公司

公共电梯已外包希望家长做好监管

“这不是我们考虑的事情。”28日下午,鸥波大厦物业方负责人、长沙旭辉物业管理有限公司项目经理邓海军表示,他们已尽到物业管理的责任,对小瑜的伤情“管不了”。

邓海军称,大厦公共电梯已外包给专门的维保单位,儿童乐园下方的扶梯隔段挡板损坏已有一段时间,他们也通知了维保单位前来维修。“电梯经常被破坏,我们也经常维修。”邓海军称,大厦公共电梯较多,而附近又有两所小学,很多孩子经常来此玩耍,公共设施常被破坏,也发生过一些意外。“我们向学校发过通知,也在各处做了提醒。”邓海军称,公司没有办法杜绝孩子的攀爬,希望家长尽到自己的监管责任。

不过,当记者反复问其何时通知维保单位来维修上述破坏的挡板时,邓海军表示他们并没有记录。当记者与张女士再次返回现场时,发现扶梯间的挡板基座已被拆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