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海争霸

从十五世纪至十七世纪,欧洲船队频仍出现在非洲、亚洲、美洲的海洋上,寻找新的贸易路线和贸易伙伴,也发现了许多当时欧洲人从未知晓的土地,这就是所谓的「大航海时代」或「地理大发现」。到十七世纪为止,这段时期的欧洲人极力扩展已知世界的範围,不但十分之九的海洋已被探索,并开闢了新的航路,东西方之间的文化、贸易交流大量增加,殖民主义与自由贸易主义盛行,而葡萄牙、西班牙、荷兰、英国等海上强权也相继出现。

首选珍藏  福尔摩沙命运的战役──大航海时代的金银岛

东印度公司钱币。

(图片来源,打里摺文物数位典藏国家型科技计画)


抢手的福尔摩沙

明朝后期(约十六世纪中叶),包括倭寇在内的海盗,以及葡萄牙人,陆续有来自各地的船只经过或暂时停留在这岛上,但并未长期逗留或殖民,台湾主要还是以今天称为「原住民」的各族人居住,既没有被纳入任何政权的版图,也没有成立国家。而从十六世纪末,这个美丽的岛屿由于重要的战略与贸易位置,成为日本人、西班牙人、荷兰人与汉人相继觊觎的对象,也因而被拉进大航海时代的海权争霸之中。

一六四四年满洲人入关,天下动乱,南方有几个势力兴兵抵挡满人。郑芝龙之子郑成功一六四六年起参与抵抗满人入侵的行动,形成新兴势力,引起荷兰人的高度关注,害怕郑成功与满人交战不利后,会转而夺取台湾。

郑成功于一六五九年在南京遭遇重大失败,退回金门、厦门,果真对攻取台湾作为「反清复明」根据地的构想产生高度兴趣,郑氏攻台的风声满天飞。一六六○年荷兰驻大员的负责人「大员长官」揆一(Frederick Coyett),发出警告说郑成功随时可能攻台,送信到荷兰东印度公司的总部巴达维亚,荷兰派船只支援大员,但增援军司令范德兰(Jan van der Laan)未见郑成功攻台且不愿在大员久待,便于一六六一年二月撤离,但那年四月时郑成功果然攻台。

当时双方交锋在台江内海上展开;台江内海是十七世纪台南海岸的潟湖, 由台南海岸延伸而出的沙洲所包围而成,内海中还有许多大大小小的沙洲,称作「鲲鯓」。「鲲鯓」本义是鲸鱼隆起的背部,而自台湾本岛从南而北延伸出、最大的沙洲即是大员,热兰遮城所在的位置。荷兰人在大员(今台南市安平区一带)建造的热兰遮城,外型是典形的方型稜堡,内外城相交叠,并在四角修筑稜形结构作为炮台阵地。

首选珍藏  福尔摩沙命运的战役──大航海时代的金银岛

热兰遮城平面图;长型部份为外城,具半圆突出的方型部分则为内城。内城墙缘突出的半圆是热兰遮城的特徵之一。
摄自台南热兰遮城博物馆并再製。


首选珍藏  福尔摩沙命运的战役──大航海时代的金银岛

荷郑大事年表。


尾声

荷兰虽然只以大员为商贸据点,但当时的荣景也是盛况空前。在大航海时代下,台湾基于战略或贸易等原因而跃上国际舞台,最后郑氏家族大败荷兰,台湾进入汉人政权的时代,贸易与国际间的关係不若从前荷兰在台时繁荣,过去欧洲人在台留下的痕迹也渐渐消去。

首选珍藏  福尔摩沙命运的战役──大航海时代的金银岛

历经改朝换代、政权更替,昔日的热兰遮城只能从台南市区内留下的断垣残壁,遥想当年。

(图片来源,行政院国科会数位典藏国家型科技计画─台湾建筑史)


延伸阅读:CCC4:揆一的最后一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