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艳萍指家长越来越紧张子女的学业成绩。受访者供图

「测测复测测,考完又再测,不闻电视声,惟闻仔叹息!」这首网上流传的新编《木兰辞》正是现今家庭的写照:孩子在家长督促下忙于应付接踵而至的功课、测验及考试,「陪太子读书」的家长同样苦不堪言。有小三生因不满母亲为其安排了密密麻麻的时间表,写下「好憎你,我好想死」的纸条;更有不少孩子向父母提出「我想做乞丐,不用上学」的「愿望」。至于家长,有人为了孩子的学业,压力爆煲,年仅40多岁便已「爆血管」,亦有不少人长期活在焦虑、徬徨之中。到底,一张成绩单衍生出来的压力有多严重?▓记者 郑伊莎

香港是个一年四季都可以考试的城市,无论校内考试、全港性测试或国际考试,学科和术科的测试,一张又一张的成绩表都与孩子的前途「挂」,孩子和家长也要越过一个又一个的关卡,两者共同负担,却又更加沉重。

家庭福利会注册社工郑艳萍接受本报访问时表示,近年家长越来越紧张子女的学业成绩,每逢考试季节,都会接到不少压力濒临爆煲的家长求助。她透露,曾有双职妈妈为就读小三的女儿安排了密密麻麻的时间表,如跳舞、钢琴、跳绳及英语班等,但孩子疲于奔命,遂以哭闹、发脾气扔作业等举动表示不满,但母亲仍未察觉问题。

女写「好憎你」母始觉悟求助

直至孩子把一张写「好憎你,我好想死」的纸条交予妈妈,她才惊觉女儿的反抗情绪。郑艳萍表示︰「妈妈当然好担心好惊,她认为自己收入不多,也『死悭死抵』让女儿多学一点,怎料女儿却认为妈妈不痛锡她!」结果她情绪困扰,要向社工求救。郑艳萍分析,该名母亲未有了解女儿的兴趣,双方也不曾商量,令彼此产生误解,亦令孩子承受巨大压力。最终双方在社工辅导下,和好如初。

谷得太尽母子也在捱

郑艳萍续指,越来越多孩子因无尽的功课、考试及课外活动,失去学习动机,更有人提出「我想做乞丐,不用上学」的「愿望」,吓坏了家长。她解释,不少家长受社会竞争氛围影响,担心子女技不如人,遂不自觉地催谷孩子,或会唠叨、抱怨,令孩子在压力下建立负面价值观,认为自己毫无价值。

然而,家长的压力亦不比孩子小。郑艳萍指,双职家长结束一天辛劳的工作后,要回家督促子女的功课及温习等,恍如「加班」;有家长因担心孩子的学业成绩,考试期间与孩子一同失眠,焦虑、不安及徬徨长期挥之不去。

为父母打分数妈妈得1分

青协亲子冲突调解中心社工韩晔表示,有中学男生因不满母亲为自己安排补习班,在一张要为父母打分数的活动纸上,为母亲打了1分(10分为满分),其母得知后潸然泪下,「妈妈每个月花3,000元让儿子补习,又见到儿子放学后要补习至八九时大感疲倦。其实父母又怎会不关心、不疼惜子女?双方只是欠缺一个沟通的机会。」

九龙城区家长教师会联会会长陈凤雯亦透露,曾有妈妈非常紧张子女学业,紧贴所有功课、测验及考试,疑因过于劳碌,经历过孩子中三分班试、中六放榜等重要关卡后,年仅40多岁便已「爆血管」,「这名妈妈是紧张大师,平时无病无痛,可以想像得到她有多大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