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视初衷,别让善意的讚美沦为支配他人的工具

讚美具有很多功能,可以用来发挥影响力、指派角色与篡代别人的评判量尺。

珍妮在吉尔出差之前,交给他刚从乾洗店取回来的西装,吉尔就说:「你记性真好!我完全忘记这件事了。你总是这幺体贴,要是少了你,我就麻烦大了。」他正在表示讚赏,而且是针对小举动表达温暖、具同理心的感恩之情,这在夫妻间的讚美中至关重要。不过,吉尔的讯息同时也勾勒出他想要妻子扮演的角色:他特别提到珍妮体贴,是得力帮手,让他免受自身忙乱所害。

检视初衷,别让善意的讚美沦为支配他人的工具

这或许只是个人能力的正常分工,但当再三重申「你好体贴」时,它可能就有暗示作用,提醒吉尔指望和要求珍妮成为哪种人。在吉尔下次出差的前一天,珍妮告诉他:「你打包行李前,得先去拿回一堆乾洗衣物喔!」然后吉尔说:「超体贴的你可以去拿吗?」 接下来他惊愕到说不出话,因为珍妮大发雷霆吼道:「我超讨厌你这样说!」在她看来,这种讚美已经成为压力,而不是讚赏。

检视初衷,别让善意的讚美沦为支配他人的工具

当艾莉克丝向葛拉汉提议为三岁儿子找个全职保母时,她提出经过缜密思考的论点。她推算过加长工作时数后,自己可以增加的收入;她特别强调,傍晚有个人帮忙能大幅减轻她晚上的紧绷与疲劳。葛拉汉边听边看着那些数字,反覆思考之后说:「可是你是这幺棒的妈妈,我实在很难想像有谁能像你这幺好耶!你是照顾儿子的最佳人选啊!」

这是给予极度重要特质的高度评价。能成为照顾自己孩子的最佳人选,谁会不开心啊?但这个讚美也同时漠视了艾莉克丝的看法。就在葛拉汉的讚美唤起涉及孩子福祉的情感关联,也召来完全围绕于母亲职责的强大文化势力时,她準备好的成本收益分析全被摧毁。

检视初衷,别让善意的讚美沦为支配他人的工具

本文摘自《被批评的勇气:为什幺我们那幺在意别人的评价,却又总是喜爱议论他人?》一书。

检视初衷,别让善意的讚美沦为支配他人的工具被批评的勇气:为什幺我们那幺在意别人的评价,却又总是喜爱议论他人?
    作者: 泰莉‧艾普特 Terri Apter译者: 谢维玲, 林淑铃出版社:漫游者文化 出版日期:2019/06/03读册生活购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