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没有信仰,我无法说服自己不去怨恨我的原生家庭,也没有信心走入婚姻。我终于用补梦方式成立一个家,虽然我不曾拥有,但我坚持给小孩一个快乐的童年。面对一个会把压力转到我身上的先生,我用对父亲亏欠的心给他一个开朗、理性的太太。

到了小孩稍大时,我开始找自己,越找越慌张、越找越失落,婚前我自卑因为身处问题家庭。父亲不满我无法称职扮演代替母职的角色,战争从十几岁开始,二十几年的岁月,压着我透不过气,好似永远还不完的债,但也练就我一身战斗力。

转眼我真的达成建构一个健康的家庭,但我却把自己搞丢了,当其他女性用职场成就代替她的成绩单时,我却空有一身处事干练及胆识,其实内心累积太多承担及委屈,只想好好清理,重新找到属于我的定位。

讽刺的是,如今我要面对更多疑惑的眼光:「为什幺我不拿我会的才艺好好换钱?」我不断解释但能理解的很少,只因我要的跟别人不同。

上了好几年成长课程,后来藉着书写我把内心压抑像泉涌似直冒出来,连老师都惊讶我是她带的学生最有爆发力。

我也由边写边流泪到越写越得意,非常惊奇,藉着书写,我完成自我释放与饶恕;也跳过忌妒与自怜,更因内心积压的垃圾被清出,心思意念开始釐清,我更能观察人性,也更能暸解自己、更勇于做自己。

从自以为是世上最可怜的人,到如今我以曾经有如此丰富的人生经历为傲。因为我曾孤单长大,所以我乐于为伴。因为我曾经被错误对待、所以我愿意学习付出。因为我一直活在重担及忧虑、所以我只要轻鬆及快乐。我要活出自在、别人奇怪、我不怪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