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脉搏跳得让甲板都跳动着 ——陈荣彬谈梅尔维尔的《白鲸记》

文/陈蕙慧
本文原载于作者脸书,经同意后转载

一如许多人读《唐吉诃德》、《小丑眼中的世界》,或者观影《飞越杜鹃窝》,你会笑出来,又深深感受到哀伤,这是我认为,对好的文学或电影艺术最高的讚赏。

最近,我听到文学爱好者友人谈到读新译本《白鲸记》,正是这样的评价。

如何体会到一种轻盈的荒谬感,又隐约受到沉重的力量威胁,在在考验一位作家的功力,同时也展现译者的真材实料,这一点,我在读荣彬老师的新译本,深深地感受到了。

这是具现代感,活泼的语言,能勾起内在的各种情绪,随着译文,毫无阻碍地迎向书中每个角色,尤其主人公的内心,追随他的心思、渴望、企图、行动,完成了一趟惊心动魄的冒险旅程。

还记得很久以前读《白鲸记》非常挫折,此时读却是一种非比寻常的享受,因此,听荣彬老师亲自谈《白鲸记》,更是加深了阅读的理解,只恨节目时间不多,读得匆忙,问得很皮毛。

这部被毛姆誉为「世界十大小说」的巨着,之所以令人顿挫,是因为主述者伊什梅尔在135个章节中,光是真正登上捕鲸船前就花20个章节murmur,为什幺嚮往大海、为什幺想要捕鲸、遇见怎样的捕鲸船员,接着又花了长篇累牍,以文献学的庞大规模讲述英语鲸鱼的语源、关于鲸鱼画像的种种谬误、场景、如何屠鲸、割鱼油、辗製鱼油、抹香鲸与露脊鲸的相较等等等等,一直要到最后最后的三章才是亚哈船长与不共戴天之仇敌白鲸莫比敌的殊死之战。

当然,众名家都视《白鲸记》为海洋文学的代表,但我亦深受另一说法的吸引——白鲸,乃人类内心惊滔骇浪中出现的怪物。

至于各位读者个人体会为何?这是经典之所以为经典的魅力所在。日本人喜欢《白鲸记》,也有学者认为是亚瑟王传说探险之旅的翻版,一种追求「圣杯」的旅程。

你觉得呢?

更多精彩内容,欢迎收听本集的「经典也青春」,台大翻译硕士学位学程专任助理教授,三度获得「开卷翻译类十大好书奬项」,陈荣彬教授领读这部呕心沥血的全新翻译经典——《白鲸记》。


▶︎▶︎▶︎免费订阅经典也青春 Podcast。名家领读,经典随身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