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澳政府在追索数万元未付紧急服务税(ESL)的过程中,一些房产业主们表示不服,他们选择诉诸法庭,宁愿自己的房产被放上停止支付的警告,也拒绝缴纳该税。

据星期日邮报(Sunday Mail)消息,有1万5千份未付账单已被提交至南澳税务局(Revenue SA)的债务管理服务处,本财年共向房产业主们签发7万5千份最后支付通知。

为抵制紧急服务税高涨,立法会独立议员达利(John Darley)也在敦促纳税人以按月分期付款的方式支付该税的账单,让政府吃点难收税的苦头。

Trott Park区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主称,由于没有支付该税,南澳税务局在3、4年前在其房产上放上停止支付的警告,此警告意味着政府有权在房产出售时从房款中追索债务。他表示,如必要时,他会上诉法庭,挑战此警告,并希望更多人能站出来抵制紧急服务税。“我已有10来年没有为此物业缴纳该税,他们在我卖出这套房子的时候扣掉了所欠的费用。”他说,“这并非因为我是个不愿纳税的人,而是因为我坚信这应该是一次性的赋税。”

据媒体透露,Greenwith区居民哈瑞斯(Steve Harris)欠费762澳元,他在其脸书(Facebook)上建立了反对紧急服务税涨价的网页,促请他人效仿自己,不要支付账单。

据悉,私立学校也发出警告,由于紧急服务税平均上涨332%,他们可能要裁员、延迟办公楼更新工程或增加费用。

对农民们来说,该税的上涨也达到极限,他们的费用上涨1200%,乡村消防署(CFS)的志愿者们拒绝救火,以抵制费用上涨,而政府则宣称需要上涨费用以抵消联邦预算削减。

达利表示,他理解大家对赋税上涨的愤怒,以及拒绝支付的原因。“但这不会起作用,因为政府比个人要强势。”他说,“这就是为什幺我说要大家分4个月分期付款,因为这会拖延政府的收入,大家应该写信给财长发出反对声音。”

达利预计,赋税会导致更多人的紧急服务税账单支付违约。他表示:“被紧急服务税所束缚”的学校、社区和体育团体和商家会考虑将上涨的费用摊到用户和成员的身上,这意味着家庭会在赋税上涨中“受到双重打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