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伦敦奥运揭幕之时,澳洲菲尔法克斯媒体爆料说,一位中国退休奥运医生揭示,中国仿照东欧的模式以科学训练为由,要求运动员使用国家提供的类固醇和人类生长荷尔蒙,称其为是“科学训练的一部分”。

据澳洲菲尔法克斯新闻报导,曾在20世纪80年代担任中国体操队医疗主管的薛英贤(Xue Yinxian)医生说,在20世纪80年代到90年代,当中国被视为一个体育大国时,类固醇和人类生长荷尔蒙被作为“科学训练的一部分”,正式提供给运动员们。

她说,在1978年10月的一次会议上,一名最高层体育官员说,提高(体育)成绩的药物是一件新事物,应该利用它。“他认为人类生长荷尔蒙是一种科学的训练方法。并强调谁拒绝使用,就将面临处罚或批评。”

她还说,运动员往往不知道他们被注射的是什幺。一名医务人员因拒绝进行这样的注射而被调到边远地区。

薛医生表示,“在20世纪80年代这种做法很猖獗,你不得不接受它。”她的这种说法并不会使许多参加过奥林匹克运动会的运动员感到惊讶。

在1998年珀斯世界游泳锦标赛上,澳洲海关例行检查发现一个属于中国女子游泳队的袋子,里面装着足够整个女子游泳队在比赛期间使用的人类生长荷尔蒙。

在1996年悉尼国际游泳比赛中,由于中国选手乐靖宜(Le Jingyi)的肌肉生成,她与其他很多上世纪90年代的中国游泳选手被怀疑使用了类固醇。

中国女子游泳队从默默无闻,到在1994年罗马世锦赛赢得16枚金牌中的12枚,促使竞争者对之表示怀疑。并且,在1994年广岛亚运会上,中国队多名选手涉及使用兴奋药物而被除名。

薛医生的证词是首次由中国体育卫生系统内部人士人公开揭示了中国运动员被常规性使用兴奋剂的问题,它证实了很多中国运动员因被发现使用药物而被取消比赛资格的事实,特别是20世纪90年代的中国游泳队。这些证词也反驳了中国政府所说的这只是个别雄心勃勃的运动员和无知的省级教练的行为。

薛医生说,自从中国结束了“文化大革命”,并开始向世界开放,她一直在反对对体育尖子系统性地使用药物,但她显然是失败了。

菲尔法克斯的报导说,薛医生的指控正值中国394运动员组成的奥运队抵达伦敦,参加本周五晚2012奥运开幕式。她并没有指出在成功的中国运动员中谁使用了药物。她忍住了,不想在现阶段公开这些人的名字。

菲尔法克斯指称,当该媒体的专职人员于本周四在北京用互联网搜索有关“中国”和“使用兴奋剂”字句,并加上使用兴奋剂的着名运动员名字时,他们的互联网连接被暂时切断。

该报导发表时还配了一幅漫画插图,其中的文字是:中国体育选手借口科学训练使用药物,如同日本人借口科学实验捕食鲸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