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常常郁郁寡欢,你的基因构成或许是问题的根源。
  
卑诗大学、康奈尔大学和多伦多毒瘾及精神健康中心的研究人员在《心理科学》杂志上,发表的一份报告称:基因变异可导致人对周围事物的感知负面。
  
卑诗大学教授丽贝卡‧托德(Rebecca Todd)说,以前发现ADRA2b缺失变异不仅影响情绪记忆,同时也可导致人对周围事物的感知,积极的或是消极的。
  
托德说,“我们发现,基因变异会导致一些人比其他人对世界的感知更细腻,特别是消极的感知世界。”
  
在这项研究中,有200名参与者,包括基因变异和没有基因变异的人。给他们快速展示一系列的词,这些词被提前分成了正面的,负面的和中性的。
  
托德说,所有的参与者往往感知积极的词优于中性词,但基因变异的人倾向于感知那些负面的词。
  
托德解释说,“我们都听过这样的表达方式:透过玫瑰色的眼镜看世界。这就好比通过基因这个有色眼镜去看世界——有点暗,有点阴沉。”
  
“所以,你可能会说,哦,看这瀑布和这美妙的景色,我们可以看到这个悬崖的边……,而基因变异的人,看到同样的景色时,可能会担心大石头会掉下来,可能有蛇或熊潜伏在周围。”
  
托德说,文化差异或生活经验等因素也会影响人的感知情绪。她已经开始探索基因变异对创伤后应对紊乱的影响,并计划进一步研究不同族裔发生基因变异的情况。
  
一些研究表明,有一半以上白种人携带ADRA2b,在其他种族中不太严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