穹宇涉猎》我心目中的雷根夫人

上海小朋友在白宫演出后和雷根夫人合影。(图/由作者刘敦仁提供)

作者/刘敦仁

近来美国总统川普,一再将美国相当一部分吸食芬太尼毒品而死亡的责任推给中国,认为美国瘾君子吸食的芬太尼大部分来自中国。中国公安部门缉毒单位对美国的无理诬陷深表不满,因为中国对芬太尼有严格的管理和控制,医院的使用剂量都需要登记在案。 而且美国瘾君子吸食芬太尼的总量,远远超过中国每年准许极其微小的医药用量计。 近期美国政府派遣负责毒品管制的官员访问北京后,这一「嫁祸于人」的污蔑才逐步消除。

其实美国吸毒的社会问题由来以久,和酗酒,枪支滥用同为美国社会的三大毒瘤。早在1982年,时任美国总统雷根夫人,就以第一夫人的身份,开启了保护青少年远离毒品的号召。她曾经被一位中学女生问起,如果有人提供毒品时如何应对。雷根夫人直截了当地告诉她,只要说「不」就行了,英文的说辞是 “Just Say No”。

后来这个说辞就成了反毒品的一个称号,流行于美国的各大城市。并且影响雷根总统为遏制毒品氾滥,在1986年10月26日签署反毒的法律档,同时拨款10.7亿美元,作为处理毒品危机的经费。

雷根夫人还受到邀请出席联合国大会,向与会各国代表发表演说,呼吁全球制止毒品的氾滥,当然喜欢骨头里挑刺的西方媒体,对雷根夫人的禁毒演说仍然有负面的报导,认为她并没有关注社会的失业及医疗保险等问题。

其实雷根夫人是出自对美国青少年健康的关注,更留意家庭在社会结构中的重要性,早在雷根担任加州州长期间 (1967-1975), 雷根夫人即注意到1975年由一位名叫史立佛尔士官 (Sargen Shriv-er) 创立的「培养祖父母专案」(Foster Grandparents Program)。 这是一个社会公益组织,目的是让低收入的退休老人,能为一些青少年作面对面的教育辅导,对有问题的社会未成年人及单亲母亲予以协助,对早产婴儿及有残障的孩子给以照顾,同时对受虐及被忽视的孩子给以辅导。当然这些低收入的老人在从事公益活动时,政府支付他们适当的工资以资鼓励。

雷根夫人是在这个社会公益组织成立两年后,于1967年首次造访了加州的一个中心,激起了她的爱心,后来她将出版书籍的稿费全部捐献给这个公益组织,还举办了一个颇具规模的露天活动,特地邀请她在好莱坞的至交歌星演员法兰克·辛纳屈(Frank Sinatra)为与会者高歌一曲「给孩子的爱」 (To Love a Child)。

穹宇涉猎》我心目中的雷根夫人

上海小朋友在白宫演出后,雷根夫人上台拥抱九岁的报幕员,刘敦仁在旁担任翻译任务 。(图/由作者刘敦仁提供)

这些社会公益活动以及对青少年吸毒问题的关心,居然后来成为我带领上海少年宫的孩子们进入白宫献演的诱因。

从1980年起,我正在开拓中国和美国及加拿大之间的民间文化交流活动。通过加拿大西海岸维多利亚城的麦克佛尔逊剧院总经理戴克强(John Dyck)的推荐,我和位在加州芭莎蒂娜(Pasadena) 的民间团体「使节国际文化基金会」(Ambassador International Cul-tural Foundation) 取得联繫,经过了解,这个文化组织隶属于 「全球上帝教会」(Worldwide Church of God),专注于国际文化的交流专案,于五十多个国家都有交流。

我第一次前往芭莎蒂娜造访该组织时,见到了教会的负责人赫伯特。阿姆斯壮(Herbert Amstrong)。 那时他已八十八岁,但精神硬朗,谈吐时思路敏捷清晰,对中国问题特感兴趣。为此我将受邀访问加拿大的中国铁道部杂技团和中国舞蹈家协会的舞蹈团,延伸到芭莎蒂娜使节国际文化基金会的大剧院 (Ambassador Audito-rium) 公演时,座无虚席,节目受到了观众的喜爱。

为此奠下了和该基金会合作开拓与中国的文化交流活动。1984年的春天,我正在家中筹画下一个演出节目,电话铃响了,传来的是基金会副主席艾理斯.拉雷维亚(Ellis La Revia) 的亲切笑声。他告诉我稍后华盛顿白宫会给我来电话,要我在家里等候。

不久,雷根夫人的秘书吉姆.罗斯布希 (Jim Rosebush) 先生给我打来电话,他告知雷根夫人将陪同雷根总统访问中国,北京官式访问后,总统夫妇将访问上海。就雷根夫人在上海期间的活动徵求我意见。我问她,雷根夫人有没有想法。罗斯布希先生告知,有人提议参观上海音乐学院。

我随即提出,雷根夫人一直关心美国青少年的福利和健康问题,上海有孙中山夫人宋庆龄创办的第一所少年宫,现在有四千多所遍布全中国,这些年来少年宫为中国培养了不少文艺界的人才。从他的语气中感受到对我的建议有着浓厚的兴趣,并说他将向雷根夫人报告,决定后再给我打电话。

未料次日(四月十三日)即收到罗斯布希先生的电话,兴奋地告诉我,雷根夫人接受了这个建议,他立即在电话上要了我的护照号及个人资讯,以及抵达上海后的联繫方式,方便他和美国驻上海总领事馆联络,并告知我将是雷根夫人访问上海的随行人员。

我简直不敢相信这个资讯的真实性。因为早在前一年的十一月间,为了开拓中美之间的民间文化交流活动,我曾大胆地向戴克强提出,要做好民间文化交流活动,必须得到两国政府的上峯支持才更有意义。于是戴克强听了我的建议即致函雷根夫人,请她考虑邀请上海小朋友访问美国,并到白宫作客。但是一直如石沉大海。

到第二年的二月,我和戴克强请「使节国际文化基金会」副主席拉雷维亚先生致函雷根夫人,及前任总统布希夫人芭芭拉发函,要求第一夫人考虑给上海小朋友发出访美的邀请。

我并不知事情竟然有如此的巧合,在我们发出这些信件时,正是白宫在安排雷根总统对华作国事访问之际,所以雷根夫人秘书罗斯布希先生才会向 「使节国际文化基金会」徵询参观上海的意见。

既然白宫对我发出邀请,我立即展开赴沪的準备。据了解,雷根夫人的排程,将在1984年4月30日下午三点十五分抵达上海少年宫,所以我提前两天先行抵达上海,入住少年宫附近的一家酒店「上海宾馆」,方便各方的安排。

上海是我的出生地,时隔近半世纪,能在这个城市陪同美国总统夫人的访问,是我一生从未梦想过的殊荣。然而也是这座童年生活过的城市,经历过英法两国殖民的欺淩,居然在我陪同美国第一夫人造访时,却遭到上海市人民政府一位蔡姓女士的奚落。

我是按照美国驻上海总领事馆外交官的提示,和上海市人民政府联繫,就随同雷根夫人访问少年宫事宜,希望得到他们的支持。也许是我的华人身份,竟然遭到蔡女士的轻视,在交谈中,她突然用冷冰冰的语调说:「我们知道你的背景」等语。一听之下也引起我的不满,于是据理地说:「对不起,我是和你就雷根夫人访问少年宫的事作沟通, 不是和公安局交易。」我们的交谈就在她猛然挂断电话后中断。

依照美国驻上海总领事馆外交官的指点,我逕自前往少年宫。到达门口,又是我的华人身份引起看门工人的怀疑,先是用不信任的眼光对我上下打量好一会。虽然我重複地告诉他,我是从加拿大专程来上海陪同雷根夫人访问少年宫,是美国驻上海总领事馆要我在这里等着,并且告知他们已经安排我坐在雷根夫人的后面。

但那位工人脸上始终带着刻板的神情,指着入口处大门边的一张破椅子,要我坐在那里。我知道再如何解释也是徒然,只能枯坐等待。

一会美国驻上海的总领事馆外交官来到,她惊奇地问到,为什幺我坐在这个守门的椅子上。我只是轻鬆地指着那位看门工人说,是他给我安排的。

于是美国外交官引领我到早已安排的座位,指着前面的椅子说,一会雷根夫人抵达后,会安排坐在这里观赏小朋友的表演,你就坐在她后面,一旦她有什幺要求,你帮助协调。

因为在此之前,我给使节国际文化基金会建议的上海少年宫访美时的表演节目都已有安排,而下午雷根夫人观赏的时间较短,于是就只能在访美的节目中挑选出一部分给美国第一夫人观赏。

雷根夫人抵达时,整个少年宫响起了轰动掌声,等雷根夫人入座后,表演开始,她一直全神贯注地观赏孩子们演出的每一个节目,到结束时,我立即轻声地问雷根夫人,是否可以上台给孩子们讲几句话?她欣然接受,我即刻陪同她走上舞台,她亲切的语调再次激起孩子们的掌声。

由于舞台上只有雷根夫人和我两人,她的秘书伫立在舞台下面,因此雷根夫人看到只有我站在她身边,于是轻轻地问道:「下一步该做什幺?」

我看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自忖若只要雷根夫人能直接向台下的孩子们发出到白宫做客的邀请,我和戴克强筹画了逾半年的上海儿童出访美国的计画,也许因此而能顺理成章地圆了我们的梦想。于是我立即向雷根夫人提议,是否可以邀请「上海小大使」访问美国?她没有丝毫的犹疑,遂即面向台下,发出了「我现在向『上海小大使们』发出访问白宫的邀请,等待你们的到访。」

话音刚落,全场响起轰雷般的掌声,整个雷根夫人访问上海少年宫的节目达到了高潮。我回到酒店客房,也顾不得时差,立即给远在加拿大维多利亚的戴克强拨打了长途电话,将雷根夫人访问上海少年宫的经过做了介绍,相信他在得知详情后,那一晚必定无法再入睡了。

第二天我即搭机直飞洛杉矶,再转到芭莎蒂娜向「使节国际文化基金会」副主席拉.雷维亚报告了上海陪同雷根夫人访问上海少年宫的成果。更重要的是接下来就要紧锣密鼓地筹画上海少年宫小朋友的访美行程了。

由于当时中国的经济情势仍然处于低水準,要带往美国演出时用的布景製作品质极为粗糙,与孩子们演出节目的高水準极端不相称。于是在「使节国际文化基金会」的全力支持下,所有的舞台背景焕然一新,符合了美国剧场的演出标準。

在精心的商讨下,决定上海少年宫的孩子们在访美期间,将分别在巴萨蒂娜、三藩市、华盛顿及西雅图四座城市的着名剧场各献演一场,不作商业演出,全部是邀请各界人士出席观赏。白宫的演出,是访美行程中的高潮,时间定在5月17日下午五点,在白宫东厅举行,雷根夫人特别邀请五百位共和党的女性党员出席观赏。驻白宫的美国媒体得悉后,纷纷安排现场採访及录影。

由于上海小朋友的稚真活泼神情及一丝不苟的演出,每一个节目都获得了全场的热烈掌声。 在整个演出中出现了几个有趣的插曲。由于雷根夫人的忙碌日程,她在演出开始几分钟后才进入场地。我请她入座,但当时正是马俊一小朋友在演奏小提琴,为了尊重小朋友的演奏,雷根夫人站在幕后,静静地聆听着那悦耳的小提琴声,直到马俊一结束,雷根夫人才一面拍着手一面入座。

在演出结束后,她走上台前深情地接受了小朋友从上海带去的一份礼物,挽着孩子接受媒体的摄影。再度展现她过去在银幕上细腻入微的表情和第一夫人的端庄。随后又和全体小朋友一起合影。

在当天晚上六点电视新闻时段,美国三大电视台NBC、CBS 和 ABC 播放了上海小朋友在白宫的演出过程,就那幺一瞬间全北美洲通过电视得悉上海小大使成为美国第一夫人的座上客。第二天美国华盛顿邮报,在报刊中央显着地位刊发了雷根夫人拥抱着上海小朋友演出时的报幕员。

穹宇涉猎》我心目中的雷根夫人

雷根夫人给上海小大使发的谢函,由美国使节国际文化基金会副主席拉雷维亚先生转达。(图/由作者刘敦仁提供)

在孩子们启程回上海后,少年宫收到从美国「使节国际文化基金会」 副主席拉雷维亚转去的雷根夫人亲笔签名函,时间是1984年6月25日。她给上海小朋友写的信中,感谢孩子们赠送的针刺绣和雷根总统伉俪在中国访问的照片。而且这些都将成为她和总统先生永恆的记忆。信中还提到孩子们对华盛顿之行是一个愉快的旅程,而且雷根夫人还送给孩子们访问白宫的照片。最后祝福孩子们的未来充满和平及喜悦。词句中洋溢着雷根夫人对孩子们的期望。

对我来说,在一个月里,有幸两次分别在中国上海和美国华盛顿与美国第一夫人有了近距离的接触,而且荣幸地成为她在上海访问少年宫的随行人员。领略了她的绰约风姿和善良气质。

时隔二十年得悉雷根总统去世后,我曾有过邀请她再次访问上海的念头,一则是借此机会让她有旧地重游的机会,当时曾经和她接触过的孩子们,也都已经是而立之年了。再度的相会必定会增添许多感人的镜头。但在和上海中国福利会联繫后,他们的反应并不积极,也许在他们心目中,雷根夫人已经没有任何的利用价值。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在完成了这个中美文化交流任务后,我才得知当时中美两国因为年仅19岁的中国网球选手胡娜,于1982年在美国参加网球比赛时出走,经过当时在美国的台湾律师从中协调,于次年的4月4日获得美国的政治庇护,导致两国之间的文化体育等交流专案全部停顿。

由于我主持的上海小朋友访美项目,是美国第一夫人发出的邀请,碍于政治情面,这个访问项目也就成为在中美两国关係处于低潮时期,唯一获得中方同意的交流活动。也是中国有史以来,迄今为止唯一一次中国小朋友获得如此高规格的国际殊荣,并且在白宫演出他们的节目。虽不能说绝后,却是的的确确的「空前」!

因为加州芭莎蒂娜市的「使节国际文化基金会」在这个交流活动中所扮演的重要角色,在中美民间文化交流史上,起到无容置疑的积极作用,从而促进了该基金会主席阿姆斯壮先生十一月访问北京,在人民大会堂受到邓小平先生的接见,成为中共共产党领导人,首次和国际宗教人士会晤的一个範例,再度掀起另一个中美之间的民间文化交流高潮!

走笔至此,怀着对雷根夫人的记忆和敬仰,感谢她对上海小朋友的慈祥对待和关怀,相信那短短的三周美国之行,对这些孩子的成长有着无法估量的影响,令他们感受到不同的民族,不同的肤色,都拥有一个共同的期望,那就是世界的和平及繁荣。

作者简介

刘敦仁出生于上海,幼年时随父母迁居台湾,在台湾修毕大学后,负笈西班牙,专研西班牙文学及世界艺术史,后移居义大利,在梵蒂冈担任大公会新闻办公室中文组工作,工作结束后,入罗马大学研习宗教考古,专题为罗马的地下古墓。

1960年代曾任联合报驻马德里及罗马特派员,撰写欧洲文化艺术航讯,颇富盛名。

其后因工作需要,移居加拿大,先后在多伦多大学和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研究院继续西班牙文学研究,随后在加拿大从事教学工作,并赴英国及上海等地讲学逾14年。 1978年第一次作大陆之行,此行使他决定放弃教学工作,而转为文化交流,进行美国、加拿大和大陆之间的教育和文化交流工作迄今。

2012年是中华民族建立共和百周年的一年, 他特地邀请了六十余位辛亥先辈后裔执笔撰文, 并彙编成民族魂一书出版,正在撰写外交耆宿刘师舜的传记。

法律许愿池》我的财产不是我的财产? 浅谈借名登记 山中惊声》别管韩国瑜蔡英文了 张善政赖清德才是你要选的未来 潮起香江》习近平希望的香港三权合作指日可待 梁东屏@东南亚》越南人冒死偷渡海外 山中惊声》全球抗争出现小丑现象 台湾的小丑或将倾巢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