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前三季度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为697,798亿元人民币。按可比价格计算,同比增长6.2%;分季度看,一季度增长6.4%,二季度增长6.2%,三季度增长6.0%。目前,中国内有经济结构性改革压力和官场形式主义、官僚主义流弊,外有中美贸易战和世界经济增速放缓的严峻冲击,社会上还有不少声音担忧中国经济下行和GDP破6.0%,这一增长率起到了定心丸作用。

不论相较于增长率常年低位徘徊的西方经济发达国家,还是与早年风光无限但近年陷入发展困境的新兴市场对比,中国能在2019年以来国际环境复杂严峻,全球经济增速日益放缓的条件下,实现第三季度GDP6.0%的增长,遥遥领先于全球经济增长水平,非常不易,绝对属于很不错的成绩。而中国政府敢在国内舆论普遍焦虑GDP破6.0%的背景下放出6.0%这个全年增长目标下限的数据,说明对第四季度乃至更长时间内经济稳增长的政策颇有信心。考虑到中国政府的强大社会动员和宏观调控能力,以及近年来正在开展并在近期加快提速的对外开放市场工作,比如大幅放宽银行和保险业的外资准入门槛,可以预料今年“两会”确立的全年GDP6%至6.5%增长目标势必能完成。这也说明至少迄今为止,虽然面临内外冲击,中国经济总体运行还算平稳。

社论:要实事求是地认识到中国经济面临的内外挑战 在多重不确定因素的影响下,中国经济仍保持了总体平稳。(VCG)

与此同时也还要认识到,中国经济的确面临多年未有的严峻挑战和潜在风险,不少投资者和民众存在信心不足问题,一些焦虑情绪甚至在社会上发酵弥漫。同样从经济数据谈起,第三季度6.0%的增长,其实是继第二季度6.2%创下1992年以来季度增长最低值后的新低,折射出中国经济增速日渐放缓的现实。2012年以来,中国GDP增长从持续了10年的9%以上的高速增长逐年放缓,6年后下滑至2018年末的6.6%。而从今年前三季度的经济运行来看,增速下滑趋势仍没有扭转,许多分析预测相继下调了预期,比如10月15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就再次下调中国今明两年增速预测0.1个和0.2个百分点至6.1%和5.8%。

一些更为具体的数据也显示经济形势总体不容乐观。9月份中国全国居民消费价格(CPI)同比上涨3.0%,其中食品菸酒价格同比上涨8.4%;9月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PPI)同比下降1.2%,说明有效需求不足。无论是供应还是需求都显示中国经济下行压力较大。工业生产、利润和国家财政收入的增速都有下滑。前三季度全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6%;1月至8月份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实现利润总额40,164亿元,同比下降1.7%。前三季度国家财政收入明显放缓,同比增长3.3%,财政支出却同比增长9.4%。进出口数据也不太理想,尤其9月份进出口数据出现罕见的全面负增长,并且降幅还有加大趋势。

近期中国决策层多次发出的经济预警也证实了这一判断。7月29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中南海召开党外人士座谈会,就当时经济形势和下半年经济工作听取意见和建议,指出“要看到经济运行中的困难和问题”。9月15日,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访问俄罗斯期间接受媒体采访时称,受世界经济增长放缓、保护主义和单边主义上升等因素影响,“中国经济也面临一定下行压力”。10月14日,李克强在西安召开部分省政府主要负责人经济形势座谈会,坦承尽管中国经济运行总体平稳,结构调整稳步推进,但“当前经济下行压力持续加大,实体经济困难突出,国内需求疲弱,一些食品因供求关系变化价格上升,一些地方发展动力不足”。很多市场主体和个人对经济活动具体而微的感受,也证明了当前整体经济形势面临的严峻现实。

当然,从世界经济发展历史来看,任何一个经济体在经历一段时间的高速增长后,总会向中低速发展回落,今天的中国也未能例外。另外也应该注意到,即便面对经济下行压力,中国政府也保持了难得的战略定力,不仅不搞大水漫灌,反而主动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扩大对外开放、减税降费等多方面的经济发展困难对症下药,这是值得肯定的。尽管这些举措在短时间内会面临较大增长压力,结构性改革甚至还难免可能带来转型阵痛,但这对于推动经济结构的优化升级和国家长远发展,具有积极意义。

考虑到中国还是一个发展中国家,社会主要矛盾是“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在北上广深等少数大城市之外还有大量贫穷落后地区,人均收入距离发达经济体尚有非常大的差距,还有很多问题都必须靠一定的经济增长水平支撑,很多大的国家战略,也包括就业、教育、医疗和养老等民生大计,都需要有雄厚的经济增长作为基础,所以必须持续保持一定的经济增速。

社论:要实事求是地认识到中国经济面临的内外挑战 中国仍需保持充分的经济增长率才能解决社会民生等问题。(新华社)

马克思的“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理论揭示,无论何时,经济发展是任何一个社会长治久安的重中之重,起着决定性作用,经济发展及其成果合理分配也是人类社会进步的标志。过去四十多年,中共之所以能先后摆脱文革、“六四”的危机,重建政权合法性,以及撬动“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重构过去两百年西方主导的国际格局,最关键的原因就是由于经济崛起让人民生活水平和国家综合实力出现质的提升,如果没有经济蓬勃发展奠定坚实基础,今天所有这一切,根本无从谈起。

因此,对经济下行压力不断加大,经济增长持续减速的现实,中央政府必须高度重视,要更坦诚地、实事求地去面对经济增长中出现的问题,要在继续做好分配的同时,也要加大对经济增长的关注。这里特别强调“坦诚”和“实事求是”这两个词,是因为在经济建设的实践层面,在中共和政府的官僚体系中,一些太过频密的官僚主义和形式主义的东西,包括政治和意识形态领域的,也包括其他社会治理领域的,各种层层加码的督导检查已经占据了主要行政资源和政府精力,对正常的经济运行造成冲击,经济建设在很大程度上已经被放到了不太重要的边缘位置。在与经济相关的社会讨论中,也因为“政治正确”而出现了讳疾忌医的情况,甚至连经济议题的讨论空间也像政治话题一样被收窄、收紧。这对于激发经济社会的内在活力,防范与化解经济运行中的潜在风险与挑战,显然是不利的。

相关阅读中金:中国2020年至2021年GDP放缓至5.9%和5.8% 对冲经济下行 中国政府的优先选择渐明朗 美媒:贸易战无法令越南业制造取代中国

中国这麽大一个国家,要养活这麽多人口,没有一定的经济增速是不行的,也不可能都靠飞机、芯片、汽车等高科技产业,市井的、低端的、烟火味的经济,也是经济的基础组成部分,是撑起经济发展的民生底层,和广大老百姓的收入与日常生活幸福感密切相关。对这些看起来不够高端的经济活动,这些年很多地方政府忽略老百姓的感受,盲目进行“一刀切”的整顿,已经严重影响到微观经济活力。中国这麽大的经济体量,而且还面临着内部结构性改革与外部贸易战的压力,有问题与挑战是正常的,没有问题与挑战才不正常。面对问题与挑战,正确的做法应该是勇敢面对,而不是回避对这些问题与挑战的讨论。

另一个值得讨论的问题是,因为经济下行压力不断加大,面对当下多数人对经济现实的切身感受,“稳中有进,稳中向好”还是不是一个合适的表述。在经济管理上,决不能再像在香港问题上一样,因为回避问题与矛盾,结果“一国两制取得了伟大成功”犹言在耳,却突然爆发了严重的管治危机。

当我们说“实事求是”,就是说要照顾人民对经济活动的切身感受,要敢于面对问题、拥抱问题、解决问题,这无损于中国依旧是全球最有活力的经济体这一现实。

本文转自《多维CN》051期(2019年11月刊)《社论:要实事求是地认识到中国经济面临的内外挑战》一文。浏览更多文章:【多维CN/TW频道】